实时了解最新动态

疆棉背后的博弈,国际定价权与政治目的的争夺

在2021年的3月24号,北京时间的下午3点21分H&M官网发布消息抵制新疆棉花,原因是一个名叫BCI的组织声称:新疆地区存在强迫劳动和侵犯人权,而他的理论基础是一个名为ASPI的反华智库发表的一份报告名字叫《贩卖维吾尔族:疆外的“再教育”、强迫劳动和监控》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去网上找一找,这篇数万字的报告内容列举了各种“强迫劳动”的证据,首先说我的观点,我觉得他们要么就是侮辱其他人的智商,要么就是低估了中国人赚钱的欲望。

疆棉背后的博弈,国际定价权与政治目的的争夺

那么有小伙伴就问了这个BCI组织到底是干什么的?BCI是2009年成立于瑞士的一家非盈利的组织,目标是在全球推广更好的棉花种植标准及行动。换句话说你棉花合不合格由他来认证,他不生产,销售棉花却有着生杀大权,目前,该组织在全球拥有超过400名会员组织单位,目前包括优衣库、耐克、阿迪达斯、GAP、、New Balance、ZARA、安德玛等品牌均发布声明抵制新疆棉花。

有意思的是这样一个非盈利机构怎么会有这么会有这么大的号召力,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登录BCI的官网,可以在BCI的官方首页中清楚地看到它们清晰地标明了“资金合作伙伴:USAID(美国国际开发署)

疆棉背后的博弈,国际定价权与政治目的的争夺根据公开资料显示:美国国际开发署(USAID)是美国联邦政府的一个独立机构,其预算超过270亿美元,而USAID的目标里面清晰地写着援助对象首先要以“美国的国家利益为前提。所以USAID赞助的BCI必然需要对背后的金主爸爸负责,从而让会员们更多地采购美国的棉花。

说到产量问题,我们在来看看全球的棉花产量,据数据统计,目前一年全球的棉花产量大约在2500万吨左右,而全球棉花产业有三大巨头,分别是中国、美国、印度,这三大巨头占了全球60%+的份额。

疆棉背后的博弈,国际定价权与政治目的的争夺

我们先说印度,虽然产量高,但是碍于美国和自己配套的限制,一直没有定价权,也就是说卖多少钱不是你说了算,而是人家美国,美国的棉花80%都用于贸易,所以当中国新疆的棉花产量上升时,必然影响到美国的棉花出口,这相当于在分割美国的市场。更要命的是因为气候、土地的原因,新疆的“特产”是长绒棉,也叫海岛棉。这种棉花纤维长、强度高,做衣被暖和、透气、舒适,是世界顶级棉花。从2018年开始定价权的天平向中国倾斜,到2020年甚至可以说新疆棉花掌握了全球的棉花定价权。这就让既得利益集团受到了影响,所以要打压一下新疆棉花,开第一枪的就是BCI这个集团。这次的抵制新疆棉花引发中国各界的众怒,从官方发声、品牌表态到艺人解约……社会民众,从上到下力挺新疆棉花。公开抵制BCI。在此次事件中,安踏、李宁等多家中国本土品牌也发出声明支持新疆棉花。安踏24日声明称正在启动相关程序退出BCI

除了中国品牌一些国外的品牌不愿意丢弃中国市场,有多家国际知名品牌表示支持并将继续采购中国棉花。其中Hugo boss雨果博斯,FILA中国,启动程序退出BCI,并表态持续采购新疆长绒棉。

疆棉背后的博弈,国际定价权与政治目的的争夺

那么定价权为什么这么香?我们知道2000年之前,美国还是全球最大的棉花生产地,再加上强大的纺织业,国际棉花的定价权一直都是美国纽约期货交易所。这里就有天大的好处,比如说美国往外出口棉花的时候,纽交所将棉花的价格往上抬,可以卖个好价钱。美国的制造业想要买棉花生产的时候,纽交所可以把棉花的价格往下压来抄底。是不是很美,而且棉花是世界刚需,根本不用担心没有市场,棉花究竟有多重要?不仅让人抵御严寒,还能在医疗领域发挥重要作用。早在1853英、法、土耳其联军与沙皇俄国的克里米亚战争中,英国参战士兵的死亡率高达42%,随后护士们通过棉花等医疗用品,仅用半年时间就使伤病员的死亡率下降到2.2%。这种奇迹般的效果引起震动,从此医用棉花发展更是迅猛。

疆棉背后的博弈,国际定价权与政治目的的争夺

如果说争夺定价权是各国要争取的第一因素,那其次的原因可能真关乎到国运了。数据说话,2020年新疆棉花种植面积占全国的 80%,新疆棉花产量为516.1万吨,占全国棉花产量的87.33%。新疆已成为我国最大的棉花生产基地。。根据新疆自治区有关部门统计,截至 2018 年底,新疆纺织服装产业累计吸纳就业约 59.5 万人,其中棉纺行业直接就业人数约11.5 万,改善约40万人的生活,新疆棉纺行业的发展也拉动了建筑、流通以及餐饮等产业的发展,间接增加就业人数约 10 万人。棉花产业经济贡献 700 亿元,棉花已成为新疆第一大经济支柱产业。所以说新疆棉花对新疆地区的稳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疆棉背后的博弈,国际定价权与政治目的的争夺

对于本次的棉花围堵,其实不能掉以轻心的,很多观点认为BCI“抵制中国新疆产品”是竹篮打水一场空。但是BCI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,跟随他的小弟们耐克、阿迪等即棉花商和服装面料商,以及成衣品牌商。这就消减了疆棉一定的出口量,而中国的品牌还没有完全登上国际舞台,在海外市场没有知名度,在主流消费市场没有绝对优势,所以说未来中国政府和相关企业任重而道远,况且这可能只是“肢解”疆棉的第一板斧,“战争”还没有结束。



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(汇看天下):疆棉背后的博弈,国际定价权与政治目的的争夺